善缘文库>>西游故事与《大唐西域记》

西游故事与《大唐西域记》

2013-12-11 10: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535 / 阅读:1535 / 推荐:0







  西游故事与《大唐西域记》
  花果山上的玄奘纪念堂,原为云台山三元宫的团圆宫,如今正殿的二层楼上改作藏经阁,供列经书。中有玄奘的《大唐西域记》影印本,为游人竞相观瞻。
  玄奘赴西域归长安后,奉太宗李世民命将西行经历撰文进奉。玄奘口述,由其徒弟辩机笔录,在取经返归后第二年、唐贞观二十年(646)告竣,凡一十二卷,十多万字。自称经历“百有二十八国”,“所闻所履,”与班超和张骞的记闻有很大的不同,“虽未极大千之疆,颇穷葱外之境。”
  在写给唐太宗的《进西域记表》中,玄奘还表现了佛徒固有的谦恭:
  “但玄奘资识渝短,遗漏实多,兼拙于笔语,恐无足观览。”
  应该肯定地说,此处的语意、语气与百回本《西游记》中唐僧的道白并无明显的相悖之处。
  有趣的是,一个面孔端谨,性格庄正的高僧在亲自口述的笔记中,居然写入了多姿多彩的物候、风情、土俗、民习、山川、谣谚乃至异闻掌故甚而是奇讲怪议。加之文笔虽朴而不乏辞采,陈叙平实而富含文情,读来韵味绵绵,耐人寻味。“好奇闻”的吴承恩一定不会放过这本书。
  在叙述动物的情怀方面,《大唐西域记》与《西游记》在取材上有很多明显的共通之处。
  写西去道途之艰险,玄奘描述:
  “东南入大雪山,山谷高深,峰岩危险,风雪相继,盛夏合冻,积雪弥谷,蹊径难涉,山神鬼魅,暴纵妖案,群盗横行,杀害为务”
  写妖魅惑国之离奇,玄奘描述了“泹叉始罗国”的继室以假书逼王子;
  写途经各国时的过境交涉,玄奘详写了于“羯若鞠国”与戒日王的谈话,数说了“大唐”的朝政和社稷礼仪。
  写动物的人妖情结,玄奘的陈述,情节起伏有致,结构递进有序,堪称引人入胜,较之于西游故事中的同类描写,毫无逊色。尤其是在卷十一《僧迦罗国》的《宝渚传说》中,玄奘讲述了一头雄狮子的恋子情怀,文锋细腻、纤巧,其情感人至深:
  南印度一位国王的公主,在出嫁的路上被一头狮子背负而去,“入深山,处幽谷,捕鹿采果,以时资给,既积岁月,遂孕男女,形貌同人。”一日,趁雄狮外出,长成的狮孩担负母亲和妹妹,回到南印度国。雄狮归穴,见走了眷属,“追恋男女,情恚既发,便出山谷,往来村邑,咆哮震吼,暴害人物、残毒生类”。于是,南印度王招募擒狮人,当时,有千众万骑围在树林周围,没有一个人敢于接近怒张大口的雄狮。狮孩“出应招募”,袖中藏一小刀,来到林中的狮父面前,雄狮当即温驯地伏在地上,“亲爱忘怒”,狮孩将小刀插入其狮父的腹中,狮父“尚怀慈爱”,毫不气狠,最终痛苦地死在狮孩的刀下。
  此事由玄奘娓娓道来,诲人孝亲,情真意切,动人肺腑。《大唐西域记》的文学价值,较之于西游故事的各种作品毫不逊色,与诸多游记相比,更是佳作珍本,可贵难求。
  百回本《西游记》中的动物故事,从《大唐西域记》中汲取题材并仿效其状物模情之行文手法,痕迹是清晰的。翻检《西游记》第八十九回《黄狮精虚设钉钯宴》以及第九十回《师狮授受同归一》,与《大唐西域记》的相关描述,稍作比堪,读者定会频生叹喟。玄奘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翻译家,他的文学素养和造诣也是不能低估的。
  《大唐西域记》中还明确地提到“西大女国”的民情风俗;绘声绘色地演绎了以“香乳”、“甘蔗汁”救活被伐、被焚之树木灵植的故事;还设身处地就“以轻慢心毁渎诸佛、以丑恶语詈辱众僧”的途中所见,“引类形比”,抒表了自己的佛徒情怀……凡此,对百回本《西游记》中关于取经队伍途遇女国招亲、甘泉救活大仙的人参果树以及国王受道士盅惑虐待和尚等精彩的故事情节提供了绝妙的启寓和导引,展现一幅幅摇曳成光、灵动生色的粉本。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