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香港大学脑神经科学专家苏国辉:当科学家遇上佛教

香港大学脑神经科学专家苏国辉:当科学家遇上佛教

2013-11-22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47 / 阅读:147 / 推荐:0

中华佛光文化网香港讯 科学与佛教,两者好像风马牛不相及。当一位喜欢追寻答案的科学家遇到佛教时,发现科学和佛教之间原来有密切的共通点。他就是香港大学医学院解剖学系暨香港脑神经科学专家苏国辉教授。

当上脑神经科学家的因缘

在中学升学后,苏国辉远赴美国波士顿的东北大学念书。“当时我的志愿是做医生,但在美国读医科学费很昂贵,所以报读药剂。”

第一年的暑假,苏国辉为了赚取学费,上午到大学餐厅洗碗,下午和晚上到一间药房学习配药,工作了一段时间觉得很乏味。后来转读生物学。

在生物学里,他对遗传学产生极大的兴趣。期间大学为他安排哈佛大学医学院一个半工读的实验室职位,负责饲养基因突变动物的工作。这里专门研究与遗传学相关的脑神经科学题目,这让苏国辉大开眼界,从此对脑神经科学产生兴趣。

与佛教结缘

中学时期的苏教授曾每星期上教堂和教友们讨论生命及宇宙的问题。虽然听了不少道理,但他总觉得有一些疑团,得不到满意的答案。这些令他内心总有些不舒服。

苏教授的姐姐在志莲净苑工作,是宏勋法师的弟子。有此因缘,在二十多年前让他也机会认识佛教。“起初,我只觉得佛教是一门宽大为怀,与人为善,使人很舒服的哲学。后来听过姐姐的关系,有机缘多去了志莲净苑。”“这时我才用宗教的角度去认识佛教,改变了我过往以为佛教是烧香拜佛,是迷信的错误观念。”因此于2007年,苏教授在宏勋法师座下皈依了三宝,法名惟缘。

对佛教的博大精深感到惊讶

苏教授很喜欢听法师讲法的录音带和阅读佛教书籍。衍空法师在志莲净苑的讲座让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后让他对佛教的博大精深感到惊讶!

“近数百年间,科学确实能帮助我们解释宇宙和人生里很多的事情,但很多事情科学是无法解释的,很多重要的问题,佛法可解释其他宗教所不能解释的,甚至帮助解决这些问题,这是佛法最吸引我的地方!”

他引用了爱因斯坦的一句话:“任何宗教如果可以和现代科学共依共存的,那就是佛教。”他是一位科学家,讲求实证,他认为佛教是一个可信程度极高的宗教。

苏教授进一步说:“佛法给我的感觉非常愉悦。佛经的内容智慧如海,能从多方面(八万四千法门),或深或浅,道出生命的真理,同时可以解释到生死及一些科学解决不到的问题。佛教最令我惊讶的两个概念就是“无常”和“因缘”,这是科学证实不到的,偏偏这正是宇宙万物的真理,是我们不能去否定的。对佛教徒来说,这两种概念会很容易接受,如果没有用心去体验的话,其实不是人人都能够体会得到它的涵意,也不会知道那是如此重要。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启发。所以,看佛经使我越来越能说服自己,佛教是一个很好的宗教,而且有科学验证,绝对不是一般人误解的迷信。”

脑神经科学与佛教的关系

佛法中的“五蕴”、“六根六境”,与脑神经科学原来有莫大的关系。苏教授作这样的解释:“脑神经科学只有两百至三百年历史,而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讲的“五蕴”,即色、受、想、行、识,其实跟现代脑部神经科学的认知很配合。举例说,我们的“六根”和“六境”,前者是眼、耳、鼻、舌、身、意,后者是色、声、香、味、触、法,是人对外界认知的过程,是由六根到六境,再到六识,讲的是一个领域。”

苏教授以眼神经科学来比对六根、六境和六识的运作:“打个比方,我们在森林见到一条又长又圆的物体,第一个反应就以为是蛇,很惊(害怕)!后来发觉只是水喉(水管),就不在害怕了。这个过程是这样的:先由视觉系统“眼”去接收讯息,然后送到大脑扁挑体。记忆系统“海马区”根据我们过往的经验,帮助我们判断:蛇是软,水喉(水管)是硬;从而指挥我们作出相应情绪和行为,例如以为是蛇就吓得大叫。”

“视觉系统除了看到事物外,还会和脑内的原有记忆互相交流,然后指挥我们作出相应情绪和行为等等。这跟佛陀讲的“六入”、“六境”、“六境”、“六识”、“六触”和“六受”,是苦,是乐,或不苦,不乐等,都很吻合。现代脑科学就是希望用“领域”的概念,去探求大脑不同区域的功能。所以,作为一个脑神经科学家,我对佛陀这份智慧和内涵非常折服。”

科学弘扬佛法

苏教授再引用另一位科学家“激光之父”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汤斯在1964年说的话:“科学是用心去理解宇宙万物运作之道,宗教则用心去理解宇宙万物存在的意义;两者必须相辅相成,才能令生命变得丰盛。”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