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略举近代东西方学者的宗教观

略举近代东西方学者的宗教观

2013-11-22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64 / 阅读:164 / 推荐:0

略举近代东西方学者的宗教观

文/静贤

“宗教”一词,来源于拉丁文Religlio,意为有限者与无限者的结合。若按《辞源》的解释,其词来源于佛教,即释迦如来所说的为教,诸弟子所说的为宗,宗为教的分派。又有在心为宗,出口为教之义,二者合称为宗教。

二十世纪初,史学家吕思勉先生曾言:宗教的信仰,是不论哪一个民族都有的。在浅演之时固然,即演进较深之后,亦复如此。这是因为:学问之所研究,只是一部分的问题,而宗教所欲解决,则为整个的人生问题。宗教解决的人生问题,亦不是全不顾知识方面的。他在情感方面,固然要与人以满足。在知识方面,对于当时的人所提出的疑问,亦要与以一个满意的解答。所以一种宗教,当其兴起之时,总是足以解决整个人生问题的。 (吕思勉着《中国文化史》)

然而,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中,宗教却是一门争议颇多的学科,古今东西方的学者都对宗教做出过诸多的定义。赫·斯宾塞说宗教是对超越人类认识的某种力量的信仰。布雷德雷说宗教是人生对善的追求。迈克塔克特说宗教是人追求与宇宙和谐的一种感情。普列哈诺夫说宗教是观念、情绪和行动的或多或少的严整体系。考茨基则认为宗教定义可以归结为两种特殊的类型:一方面,宗教意味着人类的个人精神状态,个性超越了他的瞬间利益,以及某种唯心主义的道德,另一方面,使人们懂得宗教是一种普遍的历史现象。众说纷纭,基于此,笔者结合教内外古今学者对有关宗教的解述,分别将费尔巴哈、克利、铁德尔、梁启超、章太炎、印光、西蒙·潘尼卡、印顺等几位着名学者或宗教家的宗教观作一浅述和略举,以供诸君参考借鉴。

一、费尔巴哈的宗教观

十九世纪的德国古典哲学家费尔巴哈认为,宗教是人类意识的产物。他说:人对上帝的意识,亦即人对“自己本质的自我意识”。但是,人类不可能“直接意识到他的关于上帝的意识乃是他自己本质之自我意识”。 (《基督教的本质》)

这一定义,主要是从思维论的角度来说明宗教的,他认为宗教所描述的那个境界当作离人而独存的另一个神灵世界了。在这里,我们只能看到原始的宗教的形成,而不能看到后来成熟的道德宗教的观念。

二、克利的宗教观

克利是近代着名哲学家,却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宗教,他说: “就我所知,宗教是我们内在的至高至善与外界的至高至善的契合。换句话说,就是内心中所发现的上帝之寻找外界所发现的上帝。宗教是我们内在的无限企图与外界更大的现象相交通的一种不朽的追求”。 (《近代名哲的宗教观》,第13页)

克利认可了一个“内在的至高至善”和。“外在的至高至善”。在他看来,宗教的目的在于舍己从天,尽量地把自己引使向上的追求过程。这种观点,带有较浓的人文色彩,表现了从特定的宗教外在形式到现实的内在宗教道德内容的统—。

三、铁德尔的宗教观

近代哲学家铁德尔对宗教也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说:“有人要问,宗教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是不容易回答的。假如,你要就世上已成立的宗教立一个界说,你就会觉得这件事是不可能的。假如,你只想把各宗教所共有的通性包括起来,你就会发现你的界说,定然将宗教对于各民族最有贡献的重要部分遗漏了。宗教是一种实质的势力,不能拿任何界说来范围它,你要用定义来范围它,但是它却不受你的限制。上帝,信仰,仁爱,这些名词你不能用定义来限制它,正如你不能把狂风和夕阳限制在一个范围内一样”。 (《近代名哲的宗教观》第20页)

铁德尔认为,宗教是一种不断变化的文化现象,在这里,他从文化的角度上突出了宗教的文化性,以及宗教本身在影响各自地域的文化中有着重大贡献。

四、梁启超的宗教观

梁启超是我国近代着名的学者,毕生着述甚丰,他与宗教亦多有研究和建树,他曾说: “凡立教者,必欲以其教易天下,故推教主之意,未有不以兼善为归者也。至于以此为信仰之一专条者。则莫如佛教。佛曰: ‘有一众生不成佛者:我誓不成佛’此犹自言之也。至其教人也,则曰:‘唯行菩萨行者得成佛,其修独觉禅者永不得成佛。’此说实为吾人众生所共尊仰。” (《论佛教与群治之关系》)

梁启超在这里指出,世间一切宗教都是以兼善天下为目的,而佛教更是让人起信主教,不但自利。而且利他,佛陀是令世人尊崇和仰止的学习楷模。在他的专集里,他又说:“佛教是建设在极严密极忠实的认识论之上,用巧妙的分析法解剖宇宙及人生成立主要素及其活动方式,更进而评判其价值,因以求得最大之自由解放而达人生最高之目的者也”。 (《饮冰室合集·专集》第54,第9页)在此。梁启超又道出了佛教的宇宙观和人生观,这些真理,是我人借以了解世界万物本质的价值所在,能够解决人生实际问题,从而达到自由之目的。五、章太炎的宗教观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