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柏孜克里克“奏乐婆罗门”壁画新考

柏孜克里克“奏乐婆罗门”壁画新考

2013-12-11 16: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446 / 阅读:446 / 推荐:0
  柏孜克里克“奏乐婆罗门”壁画新考
  霍旭初
  新疆吐鲁番柏孜克里克石窟第16、31,33窟的后部有塑绘结合的“涅盘经变”。巨大的泥塑涅盘像已全部毁坏,上部与两侧绘有与涅盘有关的壁画。
  第16窟佛涅盘像左侧为一群乐器演奏者,乐器有曲项琵琶、大鼓、拍板、筚篥、横笛等。壁画破坏的比较严重。
  第3l窟佛涅盘像两侧的壁画大部于20世纪初被英国斯坦因剥取,涅盘像左侧壁画为3身演奏乐器者,乐器有铙(?)、大鼓、曲项琵琶。上方有左手上扬的两个人物。前面上部绘跪姿的最后皈依的拘尸那城120岁的婆罗门须拔陀罗,左下部为坐姿的释迦牟尼母亲摩耶夫人。[1]涅盘像的右侧为七身举哀的佛弟子和一身站立的童子。[2]
  第33窟佛涅盘像背光上方绘有一列举哀的各国王子和菩萨、护法部众等。佛涅盘像右侧脚下为佛弟子号啕悲泣的场面,最下面是最后赶到的迦叶。佛涅盘像左侧为6身乐器演奏者,乐器有:琵琶、筚篥、横笛、大鼓、铙(?)等。该画于1908年被日本大谷探险队野村荣三郎剥走,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从以上三窟的“涅盘经变”可知:在佛涅盘像的左侧,即佛涅盘像头部一侧均绘出演奏乐器的人群。这些演奏者,演奏姿态各异,面部表情生动而丰富。人群中有白发老人、鬓须壮年和俊秀青年,他们都高盘发髻,身着帔帛,臂饰环钏。
  这些壁画表现的是什么内容呢?
  长期以来,不少学者对其进行过研究,大多学者认为这些演奏乐器的人群是佛涅盘后拘尸那城中的婆罗门外道,描绘的是他们闻佛涅盘幸灾乐祸,欢欣庆贺的情景。
  中国方面有代表性的观点是:
  1.《中国美术全集·绘画编16新疆石窟壁画》,该卷第210图“涅盘图特写”(此图即33窟于1908年被日本野村荣三郎剥取的那块),其图版说明是:“图为几身演奏乐器的外道,有的还在引吭高歌”。[3]
  2.《中国新疆壁画全集》6柏孜克里克、吐峪沟卷收录了上述的三幅壁画。三幅壁画的图版说明是:
  A第16窟(图号76),图名为“涅盘经变·奏乐婆罗门”,图版说明是:“佛于中天竺拘尸那城跋提河边沙罗双树之间人灭后,婆罗门六师外道闻讯幸灾乐祸,欢欣庆贺。”[4]
  B第33窟(图号110),图名为“涅盘经变·奏乐婆罗门”,图版说明是:“婆罗门外道闻讯佛涅盘后,欢欣鼓舞。”[5](此图即被日本野村荣三郎剥取的那块)
  C第31窟(图号115),图名为“本行经变及涅盘经变”,该图包括左面两铺佛本行变。涅盘经变部分的图版说明是:“着重表现婆罗门外道闻讯佛涅盘后欢欣鼓舞的情景,奏乐庆贺,一婆罗门举铙欢呼,喜形于色,上方两身婆罗门正在喝倒彩,举手送去不冷不热的嘲讽。”[6]
  3、《中国音乐文物大系·新疆卷》第7节《柏孜克里克乐舞壁画》第16窟伎乐图,图版说明是:“外道婆罗门幸灾乐祸,演奏乐器庆贺。”[7]该卷将流失国外的壁画附在每节后面,其附图5即31窟的“奏乐婆罗门”,图版说明是:“参见16窟的说明”。附图6即33窟日本人剥去的壁画,图版说明是:“6身婆罗门在奏乐庆贺佛涅盘。”
  日本方面有代表性的观点是:
  《 美术展》图158,名为:“佛传‘涅盘(众人奏乐)’图断片”,图版说明大意是:构成外道演奏乐器,表现喜悦心情,与涅盘像周围的弟子举哀形成对比。[8]
  除此之外,中外学者也有不同的观点。例如新疆人民出版社和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吐鲁番柏孜克里克石窟》对16窟的此壁画的图版说明是:“……表现佛涅盘后雷霆动大地,霹雳振山川……第一执乐神,龙王大力神……悲感塞虚空,周障走哀动,这是举哀的伎乐”。此说认为是天人里的乐神作伎乐供养。
  日本熊谷宣夫撰《西域之美术》第8章吐鲁番3柏孜克里克一节中有33窟的奏乐图,其说明词大意是:“在举哀的比丘像中配合着各种形态的乐人群像”,其中没有外道婆罗门庆贺佛涅盘的意思。[9]
  笔者近来翻阅有关涅盘的佛典,注意查找佛涅盘后婆罗门外道庆贺奏乐的经文。但是查了不少佛经,始终找不到任何关于婆罗门外道在佛涅盘前后活动方面的记载。因此,对上述几幅壁画内容产生了怀疑。进而,对此问题作了进一步的研究,经再次查阅有关佛经,结论是所谓的婆罗门外道庆贺佛涅盘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根据佛经记载,佛涅盘前曾对弟子阿难交代过,佛涅盘后要以印度传统的方式进行供养,其中就有伎乐形式。佛涅盘时,天部诸天携伎乐飞天至佛涅盘处供养。佛涅盘后根据佛的旨意和民族传统,拘尸那国人民纷纷举哀悼念,主要形式是大举香花、幡幢、伎乐供养。整个举哀期间,多次进行音乐活动。为了说明问题,现将有关佛经的记载摘录如下:
  《长阿含经·游行经》卷四: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