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克孜尔《优陀羡王缘》壁画与敦煌《欢喜国王缘》变文

克孜尔《优陀羡王缘》壁画与敦煌《欢喜国王缘》变文

2013-12-11 16: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817 / 阅读:817 / 推荐:0

  克孜尔《优陀羡王缘》壁画与敦煌《欢喜国王缘》变文



  霍旭初



  克孜尔石窟第83窟正壁原存有一幅大型故事画,20世纪初被德国探险队窃走,后藏于柏林印度艺术博物馆。经考证,该题材是《优陀羡乇缘》,故事载于《杂宝藏经》卷十。



  敦煌变文中存有《欢喜国王缘》(亦称《有相夫人生天因缘》),原卷分为两段。前段为罗振玉收藏,收入他的《敦煌零拾》,后藏于上海博物馆。后段为法国伯希和劫去(编号为p3375背)。全文于20世纪50年代经我国学者向达、周一良、王重民、启功等整理、校录,将两段合并复原。后编人《敦煌变文集》。该变文经学者考证,亦出自《杂宝藏经·优陀羡王缘》。对于上述的变文和壁画,我国著名学者陈寅恪先生撰《有相夫人生天因缘曲跋》作了简述,兹全文录下:



  上虞罗氏藏敦煌石室写本佛曲三种(见敦煌零



  拾卷四),其第三种,贞松先生谓不知演何经。寅恪



  按,魏吉迦夜昙曜共译之杂宝藏经卷十,优陀羡缘有



  相夫人生天事,适应此合。石室比丘尼之名亦相同。



  惟国王名称异,或别有所本,未可知也。又义净译根



  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卷四五入宫门学处第八二之二



  仙道王及月光夫人事,亦与此相同。 梵文



  Divyavadana第三七Rudrayana品(见一九0七年通



  报Prof.Sylvin L6vi论文),西藏文甘珠尔律部卷九,



  均载此事。寅恪曾见柏林人类学博物馆土鲁番部壁



  画中有欢喜王现有相夫人跳舞图。可知有相夫人生



  天因缘,为西北当日民间盛行之故事,歌曲画图,莫



  不于斯取材。今观佛曲体裁,殆童受喻论,即所谓马



  鸣大庄严经论之支流,近世弹词一体,或由是演绎而



  成。此亦治文化史者,所不可不知者也。[1]



  陈先生《有相夫人生天因缘跋》仅是提示性的文章,未展开论述。本文拟在陈先生“跋”的基础上,对《优陀羡王缘》壁画及《欢喜国王缘》变文的艺术特点及其在佛教上的性质问题,作一浅识。



  一



  克孜尔第83窟《优陀羡王缘》壁画画面是:中央为坐于折背高台座上的优陀羡王,其形体高大,他左手支颐,虽然面部已不清,但仍能感到是在沉思,是一个忧郁的表情。他身后横放一弓形箜篌,右手摊放腿上,是一个因故停止弹奏的瞬间形态。优陀羡王身左为有相夫人,她上身袒露,丰乳突显,胯部仅遮三角花带和短纱,双腿赤裸,头挽大花鬘,耳佩大环挡,项挂璎珞,着臂钏,手、脚均佩串珠环饰。佩饰虽不多,但仍显示出雍容华贵的风采。有相夫人双手各执彩帛一端,一扬一落,头向右倾,腰向后收,右腿向前直伸,左腿后提,身体呈三道弯曲线,是一个非常优美的舞姿,表现了有相夫人娇媚婀娜的倩影,流露出无限的美感。有相夫人上部有两名女性侍者,右面还有一段端盆的女侍者。优陀羡王身下有两人,似为观舞者,王身后上部有一人持剃刀为一女性剃发。其下部也有一组剃度的场面。



  这幅图展示了两个内容:一是优陀羡王为有相夫人弹琴,夫人跳舞,在舞兴酣浓之时,王观出夫人的“死相”,随即舍琴,惨然长叹。主要画面表现了这个悲悯的情节。第二个内容是剃度的场面,说明有相夫人在得知噩耗后出家为尼,以求升天。画面人物不多,但主要情节都交代清楚,主题思想也表现得十分透辟。特别是优陀羡王沉思忧郁与有相夫人忘形得意的欢舞,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艺术性格极佳。



  优陀羡王故事,在佛经中有几处记载,除《杂宝藏经》外,还在晋法显译的《佛说杂藏经》和唐义净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中有载,但经过对照研究,克孜尔83窟壁画的内容与《杂宝藏经·优陀羡王缘》最为接近。



  《杂宝藏经·优陀羡王缘》由两部分故事组成。前段叙述的就是优陀羡王与有相夫人恩爱别离的故事,后段是优陀羡王嗣位出家后,其子受佞臣谗言,害父作恶,后遭果报的故事。《优陀羡王缘》壁画主要描绘的是前半段故事。敦煌《欢喜国王缘》也是表现了前半段故事,为了对照研究,兹录前段经文:

善友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