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刘勰的虚静说与佛家的禅学

刘勰的虚静说与佛家的禅学

2013-12-12 11:12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380 / 阅读:380 / 推荐:0
1
刘勰的虚静说与佛家的禅学
复旦大学中文系博士研究生 冯国栋
摘要:本文通过对刘勰师承渊源和作品的考察,证明刘勰与佛教禅学有密切的关
系。在结撰《文心雕龙》时,刘勰吸收了禅学的内容,将老庄本体论虚静说发展
成为文学创作虚静说。
关键词:刘勰 虚静说 禅学
刘勰的虚静说,历来注家学者以为源于老庄哲学。本文认为“虚静”一词虽
源于老庄,刘勰虚静确与老庄虚静有相似处。然而在魏晋南朝玄佛合流的大势下,
虚静被不断地阐释引申,具有了不同于原始老庄哲学的意义。老庄虚静与佛家的
禅观联系起来,逐渐由侧重于“致虚极,守静笃”的本体论虚静说发展为寂而能
照,由禅定而得智慧的认识论虚静说。刘勰本于禅学师承有自,将此虚静说运用
于文学理论,创建了自己的文学创作虚静说。
刘勰与禅学
一、时代学术之风:齐梁间禅学的兴盛
禅为梵文“禅那”(Dhyana)的简称,或译为“思维修”或译为“静虑”。佛
教初传中土之始,即有禅经之翻译。后汉安世高译《大安般守意经》传小乘禅法,
后继者有吴之康僧会。支娄迦谶译《般舟三昧》《首楞严三昧》倡大乘禅法,支
谦承其余绪并加以发扬。但由于禅为甚深的修持方式,不得师授往往容易走火入
魔。故汉魏至晋,虽有禅经之译,而普通僧众则不悉根底。僧叡《关中出禅经序》
“此土先出修行、大小十二门、大小安般,虽有其事,既不根悉,又无受法,学
者之戒,盖阙如也。”1正反映出当时禅学的一般情状。
晋宋之际,禅学勃兴。一方面是由于中土禅经的系统翻译。北方鸠摩罗什译
出《禅要》《禅法要解》及《禅秘要法经》,南方佛驮跋陀罗(觉贤)在庐山译出
《达磨多罗禅经》。正如胡适所说“五世纪初,北有罗什,南有慧远 ,其所出诸
书又都是提要钩元的书,故印度的禅法遂稍稍流行于中国。”2
另一方面,中土僧侣的西行求法也促进禅学的兴盛。在《高僧传·慧远传》
载“初经流江东,多有未备,禅法无闻,律藏残阙,远慨其道缺,乃令弟子法静、
法领等远寻众经”3,由此可知,慧远派遣弟子西行,其目的在于律藏与禅经。《出
三藏记集·法苑杂缘原始集目录·大梁功德集》记有“皇帝遣诸僧诣外国寻禅经
记”4,可知这种远寻禅经的运动到梁代仍未终止。智严西行学禅法于佛驮先并
2
迎回佛驮跋陀罗,西凉沮渠京声入罽宾,从佛驮先学禅,归国后译出《治禅病秘
要法》,二人更是西行求法的佼佼者。
晋宋之际,禅经被有系统地译出,而求法诸人又于西土得禅师真传,至齐梁
禅学成为一时显学,也是势所必然。刘勰生齐梁间,又曾长期托身定林寺,当时
佛学界的风尚对他当有很大影响。受时风所扇,可能于禅法有所修习。
二、钟山定林上寺之禅学与刘勰的师承
刘勰一生与钟山定林上寺结下不解之缘,曾三入定林寺。初托身僧祐,居定
林寺十余年,后奉诏入定林寺校理经藏,晚年改名慧地,又在定林寺出家。
《高僧传·昙摩蜜多传》载“元嘉十年还都,止钟山定林下寺。蜜多天性凝
靖,雅爱山水,以为钟山镇岳,埒美嵩华,常叹下寺基构临涧低侧。于是乘高相
地,揆卜山势,以元嘉十二年斩石刊木,营建上寺。”5昙摩蜜多,罽宾人,“博
贯群经,特重禅法”,宋元嘉中至京师,“即于祗垣寺译出《禅经》、《禅法要》《普
贤观》《虚空藏观》等。常以禅道教授,或千里咨受,四辈远近,皆号大禅师焉。”
6定林上寺的开山之祖昙摩蜜多曾译出禅经多种,被时人称为大禅师,是刘宋时
与西凉沮渠京声齐名的精于禅学的译师与经师,必以禅学教授弟子。
刘勰曾托身僧祐十余年,并助其校理定林寺经藏,故受僧祐学风影响很大。
世人皆知僧祐以律名家,特擅《十诵》,殊不知其于禅学也师承有自。
《高僧传·僧祐传》“年十四,家人密为访婚,祐知而避至定林,投法达法师。”
7知僧祐曾师事法达。《高僧传·僧审传》云:“有僧谦、超志、法达、慧胜并禅
业,也各有异迹”8可知僧祐之师法达也以禅学知名。然法达法师又是何许人也?
《高僧传·昙摩蜜多传》载“定林达禅师即神足弟子,弘其风教,声震道俗,故
能净化久而莫渝,胜业崇而弗替。”9由此可知僧祐之师法达就是钟山定林上寺开
山祖师大禅师昙摩蜜多的高足弟子。
昙摩蜜多——法达——僧祐——慧地(刘勰)
由此师承关系,推测刘勰曾于禅学有所修习和了解,当不为无据。刘勰在《灭惑
论》中也曾云:“慧业始于禅观,禅练真识,故精妙而泥洹可冀”10,可知刘勰对
禅学也甚为重视。
刘勰一生三入定林上寺,与此寺情缘深厚。定林上寺的创始人昙摩蜜多是刘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