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钱文忠《西游记》:虚幻人物与传统国民性

钱文忠《西游记》:虚幻人物与传统国民性

2013-11-22 12: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614 / 阅读:614 / 推荐:0
钱文忠《西游记》:虚幻人物与传统国民性

主持人:听沈教授说完“大事”,接下来我们要跟着钱文忠教授到西游路上走一遭了。钱教授是为数不多的研究梵文巴利文的专家。说到梵文,我们大家都很好奇,感觉很神秘,钱教授能不能跟我们大家先说两句?(钱文忠笑:一会儿我演讲的时候再说。)好,我们就把这个悬念暂留一会儿。接下来,我们就听钱文忠教授讲一讲“虚幻人物与传统国民性”。(全场鼓掌)

《西游记》是浪漫主义作品,是汉民族传统文化里的一朵奇葩

前面三位都是我的前辈,马老师讲她是抛砖引玉,其实是前面三位学者抛出来三块美玉,我这个“小石头”跟在后面。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把我这个“石头”给它抛完。(全场笑)我从三位前辈学者讲的中国四大名着的前三部以及他们的阐释当中深受启发,问题是我今天被派的任务是讲《西游记》,那我怎么也得给《西游记》争口气。(全场大笑)

马老师讲《红楼梦》里边的王熙凤能干,那也能干不过白骨精吧?(全场大笑,钱文忠转向马瑞芳)您里边讲宝哥哥很可爱,很漂亮,那也漂亮不过唐僧。(全场笑)因为无论是林妹妹还是宝姐姐怎么爱宝哥哥,总没有爱到像女妖怪想吃他的地步。(全场笑)周老师讲的《水浒传》里的鲁智深的兵器有多重,那怎么也重不过金箍棒。(全场笑,钱文忠转向周思源)您里边讲的这些人怎么怎么样,这些都比不过《西游记》里的人物。(全场笑,鼓掌)沈老师刚才讲《三国演义》,一共提到了 20多回“了不起”,那里边好多少年英雄,但谁也比不过哪吒吧?(全场笑)但是呢,我们都知道,这只能是笑谈,因为这是不能作比较的。

在四大名着里,《西游记》是极其特殊的一部。特殊在哪里呢?如果按照现在日益被抛弃的文学理论的二分法,那么前三部小说基本上都被归为现实主义作品,唯独这一部《西游记》被归为浪漫主义作品。但是归在浪漫主义里边,你说唐僧浪漫吗?不浪漫。白骨精浪漫吗?再浪漫也不能说她浪漫。(全场笑)所以硬给安了一个抬头,叫“积极浪漫主义”。我从来就不明白哪里还有“消极浪漫主义”?(全场大笑)

但是无论如何,《西游记》这部小说是我们汉民族文化传统里的一朵奇葩!奇在哪里呢?无论我们这个民族有多少优点,我们的民族文化里有多少宝贵财富,毫无疑问,富于想像力恐怕不是我们汉民族的特殊优点,汉民族是以实际、以现实着称的一个民族,而这部小说应该讲是一个虚幻的神怪小说。

《西游记》不是一部佛教小说,它反映的是传统国民性的一种特质:信仰的庞杂和不坚定

怎么看待这部小说?好多朋友也许会认为这是一部佛教小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讲,《西游记》告诉我们好多佛教的大道理。我告诉大家,恐怕不是。

先讲唐僧。玄奘当然是一个高僧,可是在《西游记》里面他的唯一功能,好像就是引发无穷无尽男男女女妖精的食欲,谁都想吃掉他。(全场笑)吃掉他以后的目的也很清楚———所有的妖精都满怀着一个美好而庄严的理想: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

这一点就暴露出实际上它根本不是佛教小说。佛教是讲苦的。生下来苦,自己不苦妈也苦;(全场笑)老是肯定要老的,再怎么折腾,再吃补品也得老;(全场笑)老了以后一定得病,就算年轻没病,老了以后也得病,最后总归逃不掉一个“死”字。这是我们常讲的苦。其实后面还有几个苦,那就更深刻了。比如说“怨憎会”。你总归要跟那些你怨的、恨的、很不喜欢的人碰面。比如说,“求不得”。你指望股票涨,它跌;(全场大笑)你指望房价降,它涨;(全场笑)你想买房子,卖完了;你想卖了吧,有价无市。

所以,佛教讲的是要涅。涅有好多很复杂的解释,实际上最通俗的解释就是“我不和你们玩儿”。(全场大笑)就是说我不再轮回。我不愿意轮回,因为轮回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你“修”得再好,比如说我下辈子修成崔永元了,(全场大笑)这是我命已经好得不得了了。(全场笑)但是一不小心可能会投胎成一只蟑螂,(全场笑)投胎成一只蚊子或者投胎成一个橘子、一个苹果,这很惨哪。所以佛教就说我不轮回了。

马瑞芳: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崔永元就是蟑螂喽?(全场大笑)

不是,我是说他“修”得好。(全场笑)

佛教讲的是我绝对不再轮回,佛教绝对不会追求长生不老。从这个角度讲,《西游记》就不是佛教小说。

另外,《西游记》说到底对佛教是不尊重的。比如玄奘西行求法成功以后,到大雷音寺去求经。弥勒佛有两个“特别助理”,一个阿难,一个迦叶。一看玄奘来求经,如果对佛教很尊重的话,佛陀太重要了,等于是佛教的创始人和法人代表,你怎么也不能开他玩笑。(全场笑)《西游记》的作者就开他玩笑。怎么开玩笑?两个助手一见到师徒几个就问,你们来干吗?来取经。哦,你来取经,带了人事来没有啊?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