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教对中国小说的影响(上)

佛教对中国小说的影响(上)

2013-11-22 13: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245 / 阅读:245 / 推荐:0

佛教对中国小说的影响(上)

张又文

佛教是宗教。是宗教,就要有系统的思想,系统的生活态度,系统的生活方法。这思想、生活态度、生活方法,又必然地会影响人的现实生活。佛教从东汉传入中国,到现在已将近两千年,中间经过六朝隋唐的发扬光大,它已经同中国的文化、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融会到一起,想确切地计量它的影响是很难的了。有形的影响是能够看见的,比较起来容易占计,譬如大藏里的经、律、论,云岗、龙门、敦煌,以及最近大家才注意的炳灵寺石窟,各地的寺院、佛教徒、佛教组织等等,我们可以举出来请人看,甚至可以统计出数字来给人看;无形的影响就不同了,它深入人心,也许在我们向来不注意的地方正有它的力量在支配着,占计起来就很难了。譬如说,假使没有佛教传入中国,一个人在风烛残年,忽然感到生命就要完结的时候,他的感觉同现实所感觉的会有什么不同呢?这自然很难说;但是我们可以大胆地断定,这是一定会有不同的,而且也许还要差得相当多。记得以前有人说过,佛教的思想深入人心,以致向来以“辟佛”自命的人也不能不受它的影响。宋儒就正是这样,他们本来是以传孔孟的道统自负的,可是到了谈道的时候,就把“雷起于起处”的机锋搬出来,这正是受了禅的影响。“辟佛”的人尚且如此,信佛的人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影响太大了,普遍,细密,以致无微不入,所以谈影响只能一点一滴地谈。这里想专谈小说。

我常想到一个问题:假使没有佛教传入中国,我们能否看到明清两代流传下来的很多部伟大的小说呢?这个问题自然问得有点离奇,因为这是不能证验的事。所以话还得从正面说,就是,由小说演变的历史方面看,佛教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这也可以分作两方面说:一方面是小说的形式,一方面是小说的内容。以下先谈形式。

在中国,小说的主流,或者说最伟大的作品,是长篇的,章回体的,白话的,这种体裁为什么能兴起来呢?从敦煌的许多宝贵材料发现以后,我们才知道和佛教有不可分离的关系。要讲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还要从远一点说起。

小说是文艺的一个部门,文艺是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小说的命运是不能不受一国的文化传统的决定的。举例说,西洋的文化传统是重视小说的,会写小说可以有荣誉,像俄国的果戈里,可以赚钱,像英国的狄更斯;中国就不同,最伟大的作家曹雪芹,写了那样光辉的作品,还不敢明说是自己所写,他也没有用“红楼梦”换得一文稿费,终于落得穷困而死:这个分别的原由在哪里呢?原来中国从古代就看不起小说,就以为那是高雅的人士所不屑为的。

高雅的人士要“为”什么呢?那已经有经书给指明了道路。诗也是谈情说爱的,但是传说孔子曾经删定,所以桑间濮上也可以登大雅之堂了。孔子却不曾删定小说,于是到“汉书艺文志”里小说就倒了霉。

“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涂说者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然亦弗灭也,闾巷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缀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刍荛狂夫之议也。”

“汉书艺文志”的说法代表一般经生的看法,或者扩大一点说,代表所有所谓“上层人士”的见解。“君子不为”了;“小人”喜欢小说,“道听涂说”,自然说过去就消灭了。所以到现在,在小说方面,我们见到唐以前的材料非常少。有一点,连辑佚而成的算在内,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这是因为没有人把小说的创作看成一件大事;偶尔有一些兴趣,也就只能写些“记异”“佚闻”“笑话”之类的东西了。

到了唐朝,情形有些变化。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里说:“……是时则始有意为小说。胡应麟(笔丛三十六)云,‘变异之谈,盛于六朝,然多是传录舛讹,未必尽幻设语,至唐人乃作意好奇,假小说以寄笔端。’其云‘作意’,云‘幻设’者,则即意识之创造矣。……然而后来流派,乃亦不昌,但有演述,或在摹拟而已。”

唐人有意写小说,小说里的故事也大多委曲艳丽,可是为什么后来“不昌”呢?这是因为唐人的写“传奇”,主要目的在于炫才,所以要在文字的修饰上特别用工夫,这就必然地会失去群众的基础,只能在“文人雅士”的手里传看了。

群众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小说呢?内容方面先不谈;在形式上,它要是用平常的话委委曲曲地讲出来的。——宋元以后小说的所以能够发扬光大,就是因为用平常的话委委曲曲地讲说故事成了风气。这个风气是怎么来的呢?我们现在算是彻底闹清楚了,是由于佛教的流传。

在敦煌的材料没有出世以前,我们已经约略知道宋元的话本(用文字记下来的口讲的小说)和佛教有关系。吴自牧“梦梁录”里分“说话”(就是讲说小说)为“四家数”,第三种是:

“谈经者,谓演说佛书,说参请者谓宾主参禅悟道等事。……又有说诨经者。”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