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文库>>佛陀故乡行——中国佛教代表团赴尼泊尔访问纪实(2)

佛陀故乡行——中国佛教代表团赴尼泊尔访问纪实(2)

2013-11-22 13:11 / 来源:善缘网 / 热度:138 / 阅读:138 / 推荐:0

5月28日晨,中国佛教代表团全体成员在告别蓝毗尼、前往奇特湾(Chitwan)皇家野生动物保护区之前,到白尔瓦市南4公里的尼印边界小镇苏纳里作短暂参观。苏纳里是尼泊尔与印度商业和旅游的重要关口,过边界往东南,依次是拘尸那城、毗舍离、那烂陀、王舍城、菩提伽耶等佛教圣迹;边界以北就是蓝毗尼、迦毗罗卫国及摩耶夫人娘家遗址等圣迹。但苏纳里却是一个混乱、肮脏、车辆人流拥塞严重的地方。尼泊尔和印度的老百姓在边境可以自由来往,无须办理任何手续,所以大篷车、公共汽车、吉普车、拖拉机、牛车、马车、三轮车、自行车以及步行的人流熙熙攘攘,从朝至暮往来不绝,到处是刺耳嘈杂的声响和呛人的废气。代表团的法师们大多只在边界上眺望片刻就返回车里,少数游兴大者从边防兵鼻子下面跨过边境线几米,到印度领土上踏上一踏,拍张照片,便权作到印度一游了。

车队继续向奇特湾方向驶去。三个多小时后,我们被阻隔在奇特湾边缘的一条小河前,无法前进,天上还下着小雨。这里旱季时河水浅,面包车可以直接开过去;雨季则需走过一座又高又窄的长木桥,到对岸去换乘当地吉普车。此时正值尼泊尔雨季刚刚开始,大家于是打着雨伞,匆匆走过木桥,坐上一辆辆破旧的印度吉普车,在泥泞的土路上颠簸了20多分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奇特湾野生动物保护区位于加德满都西南120公里的雷布提谷地。在932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内,草原、丘陵、丛林、河流、浅滩、沼泽分布其间。过去,无数的印度虎、豹、狗熊、独角犀、食人鳄、巨蟒、毒蛇以及虐疾曾把这里变成无人区,只有皇家狩猎队和西方探险家经常乘着数十头大象来此捕猎。遭射杀的老虎被成排悬挂在树上,犹如兽皮批发市场,当年各种“战绩”的照片至今仍展示在奇特湾公园展厅和饭店墙壁上。1962年马亨德拉国王把奇特湾辟为国家公园并禁止捕杀野生动物,但那时的印度虎已仅剩四十多只,独角犀也只有二三百只了。三十多年过去了,野生动物经过繁衍已有了恢复,捕猎也已禁绝,只是这里的野兽每年反要伤害十来条当地人的性命。

我们住进一家德国人和尼泊尔人合建的花园别墅式宾馆,园内茂林环绕,绿草如茵,一座座草顶泥壁小屋点缀其间。小屋与小屋以草坪花墙相隔,以石板小径相连。小屋门外有木廊,吊着油灯,放着躺椅。屋内布置更为古朴,很像一个世纪以前的欧洲乡舍。

在奇特湾游览的方法很多,但对于一般游客,当地人就推荐刻板而安全的老四样。哪四样呢?首先是丛林骑象,目的是看一眼稀世奇兽独角犀;其次是顺水行舟,目的是看一眼凶恶残忍的食人鳄;第三是驯象场观象,目的是了解大象是如何繁殖与驯养的;最后是欣赏舞蹈,目的是一睹当地土着萨鲁人的棍棒舞。中国佛教代表团只能选择这老四样,但大象和独木舟都没有那么多,只好采取轮番上阵的办法,乘舟的乘舟,骑象的骑象,各自分头而去。

且说骑象可绝非轻松之事。每头大象的背上捆一个四方形木架,木架内无论胖瘦一律坐四人。象行看似平稳,但骑在象背上却颇为颠簸,人在左摇右晃中互相挤撞,筋骨似要散架,况且行在密林之中,常要被树枝和荆棘划伤。最终被带到水洼旁,只要能看到一、二头懒洋洋的独角犀便算大功告成。幸运的话还可以在草丛中遇见小鹿、孔雀、野兔、山鸡等小禽兽,算是额外的收获。尽管如此,游人还是乐此不疲,只是鲜有玩第二回的。老法师们听了我们的劝告,都没有去体验骑象的滋味。乘独木舟则不然,很让人心旷神怡。舟是用一棵大树挖成,和中国云南泸沽湖上摩梭人划的猪槽船一样。每条独木舟上乘六、七人,舟头舟尾各有一船工撑篙。行舟的河不太宽,三四十米而已,水流急而稳,两岸地势时低时高。因为远离田舍,这里极为寂静。高树、苇丛中偶尔传出的猿啼鸟鸣,使人愈觉意境清幽。生活在河里的鳄鱼有两种:一种嘴长而窄,齿尖而多,这是食鱼鳄;另一种嘴短而宽,齿大而粗,这是食人鳄。食人鳄常把身体潜伏于岸边水下,仅在水面露出两个鼻孔,遇有人畜接近,便一跃而起将人畜拖入水中。前不久,当地导游离舟上岸,不小心踏空落水,当时正有一条食人鳄伏在水下,就一口将那人拖入河底,第二天在数里外发现了他的尸体。所以船工一再叮嘱我们不要将手伸出船外。在这杀机四伏的水面上,大家敛声屏息,四处搜寻。在船工指点下,我们果然发现几米外有两颗黑色圆枣状的鼻孔浮在水面上,望之令人不寒而栗。船行下去,又于岸边草丛中发现一条食人鳄,黄绿色的眼睛正向我们泛着凶光。不久我们舍舟上岸,岸边不远处就是大象养殖场。象虽奇异,却不鲜见,大家在国内即已见惯,法师们随便看了看便返回住处。

善友评论 0条评论

返回顶部 建议反馈